睿见教育拟于广东东莞建设一所民办高等教育学院

蓝鲸教育7月16日讯,昨日睿见教育发布公告称,拟于广东省东莞市建设一所民办高等教育学院。

睿见教育表示,鉴于粤港澳大湾区主要从事先进产业发展(如大数据、机器人、智能制造及人工智能)的企业对高端技术人员的潜在需求,集团已计划于广东省东莞市建设一所民办高等教育学院(暂称“东莞市光正科技学院”),主要培训大专学生以具备该等企业及相关行业所需技能。

在穆巴达接手的十年间,格芯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掌舵人也一直在频繁更换,十年间换了四任 CEO 。

据悉,睿见教育已分别与哈尔滨工业大学及哈工大大数据集团各自订立合作协议。根据合作协议,为支持科技学院的建设和发展,哈工大大数据集团将负责设计科技学院的课程、大纲及教学计划,以及组成专业的教学团队。

而据业内人士的爆料称,真芯半导体与成都政府合资的高真科技将接盘成都市政府为格芯成都厂投资 70亿元建设的厂房,并在此基础上建设 DRAM 生产线。

所以,技术上的不成熟使得成都格芯工厂的倒下成为了必然事件。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格芯成都总投资规模累计超过 100 亿美元,成都政府为格芯建厂投入 70 亿元,负责厂房、配套的建设和研发、运营、后勤团队的组建。

由于拟建设的科技学院需要若干政府批准及进一步协议,其未必按拟定计划进行或可能完全不会进行。睿见教育将适时就拟建设科技学院的事宜另行作出公告。

2014 年国家出台鼓励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政策,并于当年秋季成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大基金一期。各地方政府开始重金布局芯片产业,希望抓住下一个产业风口。

杨健表示,他为自己为推动中新关系发展作出的贡献感到自豪。

成都格芯诞生于全国二线城市争夺芯片产业的热潮中。

真芯半导体目前的核心技术人员已达 230人。除了崔珍奭,还有SK HAN、YH KOH 两员大将,分别担任 COO和CTO。

华为总裁任正非的这段话也适用:

格芯(Global Foundries)总部位于加州,目前是全球第三大半导体晶圆代工厂,仅次于台积电与三星电子。

穆巴达在过去十年间,投入超过 210 亿美元在欧美地区的建立和拓展半导体产线,格芯的产能得到进一步扩张。

传将接盘的高真科技法定代表人为崔珍奭,是前 SK 海力士副社长,曾带领手下技术团队两年内将 SK 海力士从濒死边缘拉回,研发能力提升到与三星同等水平,是韩国在半导体领域的元老之一,实力强劲。

百亿项目烂尾,成都格芯是如何败落的?

2017 年 5 月,格芯宣布在成都建造12吋晶圆厂,投资规模估计超过 100 亿美元,成为大陆西南部首条 12 吋晶圆生产线。

此外,知情人士透露,崔珍奭已经在中国奔走多年。

而晶圆工厂投资规模大,投资周期长,回本期长,属于高风险行业。晶圆工厂回本期非常漫长,动辄以十年计算,怕是多年无法收回成本。

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雷锋网

做芯片不是捏泥丸,不能一蹴而就。这个过程涉及到了各个领域的技术,以及一些原材料,以上东西都需要时间去获得。当前,有一些人对芯片的研发,实际上是夸大的炒作,目的是到二级市场中去弄一笔钱。

格芯曾经属于 AMD (超威半导体),后于 2009 年 AMD 分拆旗下芯片生产事业时独立,被阿布达比政府的主权基金穆巴达拉投资公司(Mubadala Investment Co) (简称穆巴达)收购,成为其子公司。

2019 年 5 月 17 日成都格芯下发了三份《关于人力资源优化政策及停工、停业的通知》。通知中,成都格芯称,「鉴于公司运营现状,公司将于本通知发布之日起正式停工、停业」。

杨健在新西兰生活了21年,其中12年钻研学术界,9年从政。

但没想到的是,这些设想都没有实现。

“我一直很自豪能成为国家党议员,党团会议核心小组代表了新西兰的民族多样性。我也很自豪能作为一名新西兰华人,在新西兰的国家治理中发挥作用。”

当时,全球主要芯片制造大厂台积电、格芯、联电都来到中国大陆,寻觅合作。当南京有了台积电、厦门有了联电,作为中部地区新一线城市的成都也不甘落后。

但成都格芯工厂的倒闭关门与其母公司脱不了干系。

还是那句话:“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

作为能和台积电、三星匹敌的晶圆厂商,格芯自然也不会错过中国这块大蛋糕。

2019 年,崔珍奭在中国成立真芯(北京)半导体有限责任公司。企查查数据显示,真芯已经申请了 43 项晶圆制造相关专利,所有技术均为真芯半导体与中科院微电子合作研发,其中两项专利直接与 DRAM芯片相关。

接盘者 SK 海力士副社长崔珍奭什么来头?

在最初的蓝图中,成都格芯第一期上马的是不太先进的 0.18 微米工艺,但明确是 12 英寸厂而不是普通 8英寸厂,预计 2018 年底投产;第二期则规划导入德国研发的 22nm SOI 制造工艺,预计 2019 年第 4 季投产,产品广泛应用于行动终端、物联网、智能设备、汽车电子等领域。

此外,与大多数晶圆制造公司用 FinFET 工艺不同,格芯选择的是 FD-SOI 工艺,但 FD-SOI 工艺的发展受限于生态系统不够完善,在 IP 建设、量产经验与应用推广上都不尽如人意。而芯片技术的研发,一需要顶尖的技术,二需要雄厚的资金支持。

目前,在传闻即将有新的接盘者出现后,业界都在观望,成都格芯是否真的能迎来新生。

2018 年 10 月,格芯宣布与成都签署修正案,取消了对一期项目的出资。

目前有两家股东:成都积体半导体有限责任公司出资 30.6546 亿元,持股 60%;真芯(北京)半导体有限责任公司出资 20.4364 亿元,持股 40%。

企查查显示,该家新公司名为成都高真科技有限公司,于今年 9 月 28 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 51.09 亿元。公司目前有两大股东:成都积体半导体有限责任公司出资 30.65 亿元,持股 60%,隶属于成都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崔珍奭担任法人和执行董事的真芯(北京)半导体有限责任公司出资 20.43 亿元,持股 40%,该公司成立于 2019 年 11 月。

目前,睿见教育正等待东莞市地方政府的若干批准,为获取一块位于东莞市的土地。该土地总占地面积约为800亩(相当于约533000平方米),预期可容纳最多约10000名学生。睿见教育指出,拟建设的科技学院将定位为满足该等大湾区先进产业对高端技术人员的需求。

“我与新西兰前总理John Key、部长们和同事们一起访问过中国,这是我政治生涯中的亮点。我见证了新西兰对华贸易的快速发展,很高兴能在其中发挥作用。”杨健说。

值得注意的是,类似的烂尾剧情在国内已不是新鲜事,武汉弘芯、南京德科码和德淮半导体都变成了炮灰。

在拟投资千亿元的武汉弘芯自曝或将烂尾之前,成都格芯曾被认为是业界最大的一具工厂“尸体”。

据了解,此前在新西兰国家党2020年大选竞选中,杨健拥有一个席位,目前这一席位已经暂时空出。

2019 年 2 月,业内传出消息称,格芯成都厂已经停摆,厂内部设备已清,对于员工离职的要求,已从“需返还培训费用”转变为“不需返还培训费用”,如同变相鼓励员工离职。

据新西兰媒体报道,杨健在声明中表示,自己已参与了三届新西兰国家党党团会议。经过慎重考虑,并和妻子、孩子交谈后,他决定将不再参与2020年的新西兰大选,并已经通知了党主席。

杨健说,自己很荣幸能在议会中代表华人社区。“我很自豪能够帮助众多新西兰华人,今后也将继续支持新西兰华人社区。我由衷地感谢新西兰国家党、同事和广大华人社区对我的支持。”

在技术层面上,格芯其实一直处于一种追赶状态中,这也使得其晶圆制造不甚顺利。

在国内芯片投资热潮中,涌现一批僵尸工厂,是目前“冲浪模式”无法避免的。但我们需要正视和许多发达国家之间的科技差距,既要仰望天空,也得脚踏实地。如果一味地喊口号,到了最后,也许就是一个彩色的泡沫。

曾在 2018 年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表示,「韩国半导体业界已感受到中国的进步。虽然韩国企业规模更大,综合技术实力更强,但中国的步伐显然迈得更快。」

RELATED POST

主打轻简科达视讯新品发力通用市场

衣红胜枫,肤白若雪,女子一袭红衣翩翩起舞…

“内鬼”偷查快递单泄露40万条公民信息1元条打包卖圆通回应

11月17日,针对圆通内鬼致40万条个人…

台捷“合伙作秀”岛内来89人坐华航专机谁出钱

台捷“合伙作秀”,岛内媒体人斥:一口气来…

湖北英山高考帐篷长廊12个教师14小时搭建中考还能用

英山高考帐篷长廊:12个教师14小时搭建…